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MOST ("The Bridge")

2009年07月21日 15:26

今天在facebook看到別人post上去的一段片子 是一部叫"MOST"的捷/克電影 MOST的英文意思是The Bridge 是說一對相依為命的父子 爸爸是負責控制鐵路橋樑升降的技工 而兒子就很喜歡看火車 爸爸不時會帶兒子去上班 讓他看每天轟隆駛過的火車 而有一天 爸爸的一個疏忽 讓他陷於讓一輛火車連帶上面所有乘客衝下橋樑 還是讓他的寶貝兒子被橋樑壓死的選擇

在火車駛過橋樑時 車上的人都沒注意到那站在一旁孤立無援地痛哭的父親 除了一個被人生推上依靠可卡因存活的少女 她記起了在火車出發前那枕著父親肩膀與她微笑的小男孩 父親絕望的面容讓少女立志重新做人 最後重生後的少女再次回到火車站 帶著她年幼的兒子 告訴當天的父親:從他兒子的犧牲我得到了生命

大概從PV裡看到了這樣的劇情 但剛剛寫上面的時候我也幾乎忍不住又哭了orz 我第一次看6分多的PV看到哭 我想我不會敢進戲院看||||| 很tmd虐嘛真是 TAT (語言自重

從火車上不以為然的乘客們身後拍出在橋樑嚎哭的父親那幕 讓我想起以前英/國文學課時說到的一張畫作 - Pieter Brueghel的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Icarus是希/臘神話裡從工匠的父親Daedelus那裡得到了一雙臘造的翅膀(大概這樣子 不詳細描述了)的少年 父親再三叮囑他飛的時候要緊跟著他 也不要得太高讓太陽的熱把臘溶掉 但飛著飛著Icarus不聽他父親的說話越飛越高 最後太陽的熱把臘溶化Icarus就這樣掉進海裡淹死了 而這幅畫作就是描繪Icarus墮海的一刻 (右下角海中大船旁的一雙腿就是Icarus) 但在他四周的人都不以為然/視而不見 當中的喻意大概是雖然在世界某處有人在受苦但世上的其他人仍然還會繼續自顧自地生存下去 有好幾首詩也是以這幅畫為中心 個人最喜歡W.H. Auden的Musee des Beaux Arts和William Carlos Williams的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Auden以反襯的手法描寫在Icarus墮海死亡的瞬間也是一個生命的誕生的瞬間這裡很切合電影裡火車衝過以男孩的屍首墊付的橋樑之時 也是吸毒少女重生的一刻 而William Carlos Williams的詩句也十分切合電影那一幕: "unsignificantly / off the coast / there was / a splash / quite unnoticed / it was / Icarus drowning." - 就是說世上在任何時候也有某人在受苦 而一人的痛苦 甚至於一個人的存在 於偌大的世界來說 只不過是很渺少的一回事

是說這電影是以故事內容來解釋描述神犧牲自己的獨生子耶穌來為世人帶來救贖 但我想沒宗教信仰的人也可以當成人性觀察來看 要是你我的話 會作出跟父親一樣的選擇嗎?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留言修改・刪除必要)
    (只允許管理者看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